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 9 April, 2013 | 一般 | (7 Reads)
我擁有一所空房子的時間,一定是很久了。 那的確是很久以前的一件事,而且仔細想想,我似乎也記不得那是什麼時候,我便擁有了那所真正屬於自己的空房子。只是記得,那時我的空房子不寬敞也不漂亮,卻有一扇大大的門,一個大大的窗,我卻喜歡這樣的門,這樣的窗。 那時的清晨,我喜歡隔著窗口,或是踩著門檻,看那縷晨光是怎樣把我的空房子塗抹得亮晶晶的,看藏在陽光後面的風兒是怎樣調皮地把我的風鈴咯吱得笑個不停。我隨手抓一把陽光,伸開手來,輕輕一吹,陽光便會在我的空房子裡跳起五彩斑斕的舞。對於玩類似這樣的遊戲,我總是要在窄小的空房子裡來回移動著,躲閃著隨時碰壁的可能,並樂此不疲。 夜幕降臨時,我喜歡隔著窗口,或是踩著門檻,看天上的月亮是怎樣將我的空房子用銀色的薄紗輕輕罩住,慢慢提起來。我撩開那層紗曼,覺得我的空房子離月亮很近,近得似乎爬上房頂,用那根打棗的竹竿就能扯下蟾宮裡的桂枝。心裡這樣想,眼睛卻喜歡凝望月亮的背後,凝望月亮背後的最遠方,數那永遠也數不清的星星。一顆,兩顆,三顆……喜歡沉於這樣的凝望和小心翼翼地數星,是因為星星和我,和我的空房子一樣,都喜歡沉默無語,卻都能夠守時踐約,能夠允許彼此的窺視。雖然那時,我安然於呆在那所小小的空房子裡,並沒有多少心事和秘密,但我卻相信,那些星星的眼睛,一定會告訴我許多許多我猜也猜不到的事情,包括現在和未來的,包括我和星星的。望累了,數累了,就倚在門邊,對著星星許一些草籽大小的心願,當我第九百九十九次對著星星許一個小小的願望時,我還是深信,星星和我,和我的空房子終是心有靈犀的。 噢!想起來了,那個時候,正是春天,我的春天。因為那時我經常看到燕子在我的空房子前打著旋兒低飛,時而會停在那些翠綠的柳枝上互相整理著緇衣。我還經常聽到溪水流動的聲音,潺潺,潺潺……我知道它就在不遠的地方孤獨地流著。我盼望著那些燕子能在我的房簷下築巢,也盼望著那條小溪能自己拐個彎走過來,走向我的房前。我想像著在白雲下,自己領著燕子們在溪水裡快活地洗澡,小溪也不再孤獨地流淚了……只是天天這樣想著,而春天就要快走了,燕子卻始終未在我的房簷下築巢,小溪也始終未走過我的房前。那時的我,倚著空房子外面的白牆,默念著這樣的希望,雖然這樣的希望始終沒有抵達過,我卻竟沒有一點點懊惱,最多懷揣著一點點的傷心,而一轉身,就撞上了一縷風,風兒也就順手把它牽走了。 至今也不能確信是在哪一日,空房子的溫度忽然就一天天熱起來,這竟有點讓我不知所措。我趴在窗台上探出目光,就聽到了麥子開花的聲音。那應是一種歌詠,那歌聲雖然細如帛絲,卻那麼齊整動聽,像是那春天的小溪步履輕輕地走了過來,我竟一陣悸動,紅紅的臉頰沁出了汗滴。 雖然麥子開口歌唱,但麥子的歌是一朵風中的流雲,它不懂我的心,說飄走也就飄走了。歌聲失散的日子,燥熱是空房子的背景。窗外牽牛花上的晨露須臾就無蹤了,一隻蝴蝶熱得脫了翅膀,蟲子似的藏進了花蕊。望著那朵醜陋的花,雖然熱,我還是身不由己地把房子的門和窗都弄結實了,關嚴了。只是夜晚的月亮再次投來清涼的目光時,我會慢慢打開那扇窗。我不知道我是有點倦厭了那些曬化麥子歌聲和蝴蝶翅膀的陽光呢,還是對那瀑清涼的月色有了更多溫情的心儀呢。 即使日頭下門窗緊閉,風風火火的夏天還是讓我的空房子裡盛滿了熱脹的光陰,空房子自然就膨大了起來,沉重了起來。那些日子,我的空房子和我一樣,時常感到飢渴,我便不加選擇的往嘴裡塞,草葉,花朵,雨露,抑或枯根,紅蘑,我也不加選擇地向空房子裡填塞著器官蠕動的慾望。飽食之後的喘息更加脹熱,它迫使我的空房子一天天變大,我卻更加倦厭了日光,不肯輕易打開門窗,被填塞進來的慾望在脹熱的房子裡旁逸斜出,來回穿梭,尋找著伺機突破的縫隙。白天,我站在房內,房內是空空的燥熱;夜晚,我走出房子,房內是空空的虛乏。時光,就在這些孤獨的空虛,孤獨的慾望裡,蔓延過我的肩,蔓延過空房子的頂,繼續向深遠處鋪展著。 一度,我英雄似地爬上房頂,敞開衣襟,伸展雙臂,想讓白雲下的風兒將我體內的躁動帶走,又擎起雙手,伸向藍天,想攥住一縷風,撕下一片雲。一度,我爬下房頂,竟無法再自由進入我的空房子,我聽到慾望和浮躁在裡面咆哮。即使如此,即使門窗還在沉默裡合攏,一些風兒,一些雨絲,一些淚滴,一些心音,還是尋著一些針鼻大小的孔,硬擠著融進了我的空房子。或許,是我把它慣壞了,那些燥熱的日子,空房子不聽我的話,不懂我想做英雄的心,雖然它是我的。 如果不是這樣,我怎麼會喜歡風呢。當風從田野的玉米穗裡,從掛滿果子的枝葉間,吹向我的空房子時,房內,那面燥熱的背景,那些躁動的氣體,竟在玉米與果子的風襲裡,慢慢柔軟沉靜起來,也慢慢溫涼起來。柔軟沉靜的目光,再次投向窗口,打量風兒牽來的一縷陽光,它竟不是昨日的陽光了,它又有了春天陽光的晶瑩,也有了春天陽光沒有的色彩。 門窗,慢慢打開,慾望、希冀,孤寂、溫情……那麼多的東西擠在門口與窗下,仔細打點,留住一些,放走一些。是該放走一些了…… 放走了一些東西,我的空房子卻日益豐滿起來。豐滿的不僅是房子,還有掛念著、感激著田野與風兒的心房。 又一次隔著窗口,或是踩著門檻,呼吸著田野裡金色的香,看蝴蝶和蜻蜓停在空中,看遠處裊裊升起的炊煙,流雲飄過……就這樣吧,一份感覺已是正在延長。我想知道,我是不是觸摸到了幸福的羽翼;我想回望,我的空房子裡,塵埃正在落定,四壁正在明亮起來。 我的空房子,在這個季節,讓我的腳步有了停留的所在,讓我的翅膀有了棲落的巢。忽然就想起那日,竟然聽到大街上一聲叫賣空房子的吆喝,我被嚇了一跳,過後,想了想,怕什麼呢?那人也許是迫不得已,迫不得已的叫賣,對他也許是件好事情。而我,是斷不會出賣我的空房子的,我已深深喜歡上了它,即使窮困潦倒,即使無以豐衣足食。 但我知道,我的空房子不會永遠這樣,未來它也會慢慢瘦削,會一點點地風化脫落,直至坍塌,終有一天,我會離開我的空房子,流浪遠方……只是希望,希望這樣的“未來”來的遲一些,再遲一些。我憶起了那個春日的晚幕下,我凝望著星空,默念著一個美好的祈願。 或許,我和我的空房子的情緣還很長很長。日出日落,打開門窗:太陽安詳地照耀著,陽光在窗口一寸一寸地移動;螞蟻們銜著一根根草葉在草地裡奔波,尋找著家的歸宿;鴿子振翅飛向藍天,雞鴨正在鳴歡;房頂上青煙裊裊,房角下泛起油油的青苔;莊稼在田里沙沙歌唱,唱起金色飽滿的歌…… 我和我的空房子,慢慢行走在這個季節的光陰裡,像花一樣開著。 感謝,很久以前的那個時候,為了讓一個流浪的孩子有所歸依,上帝給了他一所空房子,一所有一扇大大的門,有一個大大的窗,可以望見星星和月亮的空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