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6 June, 2012 | 一般 | (6 Reads)
我站在窗前,望著外面一群在雪中玩耍嬉戲的孩子,陷入沉思。雪花蝶飛蜂舞般在我的記憶裡落下,濺起片片美麗的回憶,思緒伴著冬天的寒冷在雪上飛揚,童年的歡笑猶如一朵朵漂亮的窗花,在漫漫冬日裡盡情綻放。 記得,那是一個落雪的深冬,漫長的寒假來了,最快樂的日子也來了,整天踢足球、捉麻雀、打雪仗、滑冰橇讓我們玩得無比歡樂。然而,每當望著小夥伴們,在冰面上滑著冰刀,身形矯健來去自如,風馳電掣般悠然自得。我心裡羨慕死了,可是我沒冰刀,(記得好像我們那個小地方還沒賣的)沒辦法,我回家央求父親給我做一雙冰刀。父親被我纏的沒招了,終於答應了。如今想來,父親是個木匠,對於木器加工的活可為易如反掌,然而眼前這個鐵匠活的卻讓他有些犯難。可是,那時我太小,何況為了隨自己的心願,無論如何也不會想到這些。 我永遠不會忘記,那是一個星期天的早晨。父親早早的出去了,中午飯點過了很久,仍沒回來,母親催我好幾次,叫我去工房看看,父親可能又加班了。我正要推門走,父親笑瞇瞇的進來了,手裡拿了一雙明晃晃的冰刀,爸——!做好了。我驚喜喊了一聲,父親笑呵呵答應著把冰刀遞給我。珵光瓦亮的冰刀在我手裡猶如一條可愛的小船,從我的心海裡牽出了道道喜悅的漣漪。弧線形的前頭,被父親特意打上幾個齒,閃閃發亮像似在炫耀著它的精緻、漂亮,圓圓的腳蹬板上,幾個穿繩的眼,清清爽爽透著誘人的光芒。 我懷抱冰刀,愛不釋手,沉浸在興奮喜悅的夢裡,竟忘了吃飯,父親推推我,“快先去吃飯,爸來幫你找繩子,沒繩子你咋能把冰刀綁在腳上,你還不會滑哩,爸下午教你。”我如夢方醒,快樂地如小鳥一樣飛快地奔向飯桌。 雪花停停歇歇散落著,厚厚的冬雪,猶如一張碩大的潔白的毯子鋪在田野裡,清純、靜美之氣撲面而來,讓人精神不由為之一振。我和父親興致都很高,輕快地走著。樹上的麻雀唧唧喳喳叫個不停,像似在歡迎我們的到來。農場里長長的排鹼渠如一道道隆起的海潮,在雪野上留下一條條長長銀蛇,蜿蜒而去,美麗極了。排鹼渠裡的水面,此時成了天然的冰道。掃去冰面的積雪,晶瑩剔透的冰露出本來滿目,光滑平展明亮誘人。我圍著父親在冰面跑前跑後,父親先穿起冰刀,滑了幾圈,露出滿意的表情。我沒想到,父親滑地這麼好,快趕上我們老師的水平了,那優美的蹬冰動作如大鵬展翅般揮灑自如,疾馳如風中還能金雞獨立,真是太美了。 輪到我可就慘了,在父親的攙扶下,好不容易顫顫巍巍站在冰面,可剛一邁步就摔倒,一次兩次三次……,我的屁股被摔疼了,我的眼淚也流了下來。父親摸著我的屁股心疼地說,練滑冰可不能怕摔呀!我含著淚堅強地點點頭。然後他給我講了滑冰的基本要領。腿、腳腕都要用力,可以擺動雙臂來保持身體的平衡等等。也不知摔了多少跤,終於我能擺脫父親的攙扶,慢慢能滑一小段了,父親摸摸我的頭,用讚賞眼光看著我點點頭,行了,兒子你快學會了。我揉著被摔疼的屁股,百感交集,淚水又不爭氣溢滿眼眶。父親把我摟在懷裡,語重心長地說:“咱無論想做成啥事,都是要有付出的。你現在付出疼痛,馬上不就學會了嗎?沒事的,屁股過兩天就不痛了。”我在父親的懷裡擦乾眼淚,在父親鼓勵的目光裡,重新滑向冰面,真像父親所說,不一會兒我就學會了。 歲月悠悠,如今許多年過去了,我長大了,已身為人父,我才體會到父親的偉大。父親為了兒子可以獻出自己一切,為了能讓兒子明白事理,他能強忍著心痛,變成鐵石心腸,讓兒子在一次次跌倒中去自悟。他用自己的行動踐行一個父親的大愛,由於積勞成疾,父親已經永遠離開了我,子欲孝而親不在啊!,每每到了落雪的深冬,我就會想起那次父親教我滑冰情景。我彷彿又看到父親那鼓勵的目光,仍然那樣堅定有力,它就像那溫暖的陽光,永遠照亮著我的人生路。 唉!又一個落雪的深冬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