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29 April, 2012 | 一般 | (6 Reads)
外婆家有個菜園,而他更願意稱之為果園。旁邊有一株高大的漳州柑子樹,綠蔭如蓋,斜斜地遮住了土屋後門的一小塊空地。放學回家,他就在樹蔭下做作業,溫習功課。幾隻麻雀停在屋簷邊,啄著蓋房用的麥草,尋找殘存的幾顆麥粒。玩膩了,又蹦跳著飛落地面,嘰嘰喳喳叫幾聲,覺得沒趣,又陸陸續續飛上樹梢,在枝葉間嬉戲。他靜靜地觀望著麻雀的表演,時光彷彿凝固了一般,幾絲夕陽的光線投下來,他的心裡生長起一片海,無邊無際,一葉小舟就在波平浪靜的水面輕輕搖曳。 果園裡還有三株橘樹,一棵李子樹,一棵柿樹,它們在陽光雨露的滋潤下,日復一日地成長,經歷開花結果的繁衍,默默奉獻著一切。經常變化的是地面種的蔬菜。外婆很會持家,忙裡忙外的,空閒時間就伺候自己的菜園子。茄子、辣椒成行,豇豆、冬瓜、絲瓜、南瓜等籐蔓植物爬滿架子。他常幫外婆打雜,最愜意的事情就是捉蟲子。手裡拿雙筷子,將莖葉間的毛毛蟲一條一條的夾進玻璃瓶,拿去餵雞仔。外婆說吃了活食的母雞勤生蛋,生的蛋個頭大。他就在下午放學做完作業後到菜園轉悠捉蟲子。他發現籐籐菜葉上常有一種胖乎乎的顏色與菜葉顏色接近的蟲子,握在手心裡肉唧唧的,爬在肌膚上癢癢的想笑。外婆說是豬兒蟲,吃菜葉挺厲害的,看見菜葉缺邊少角的沒準是它干的壞事兒。將豬兒蟲扔到母雞腳下,母雞“咯咯咯”地驚叫著躲開,雄健威武的公雞要在母雞面前顯擺顯擺,撲過來用尖尖的喙嘴啄一下蟲子滾圓的身體,還是不敢下口。蟲子折騰得死去活來,他的心像被雞啄了一下,有些生疼。 秋天外婆遍種青菜,一籠一籠的,莖葉繁茂、油綠肥實。收割後,把青菜搬到水井邊,用一桶桶清水洗滌。洗菜的活兒很細,得將菜葉褶皺裡的塵土糞渣淘洗乾淨。外婆的手在涼水裡泡久了就泛白。他端來小凳依偎在外婆身邊,將菜葉一片片扳下,浸沒水中,青翠的顏色瀰散,綠意暈染,一片波光。他和外婆把洗淨的青菜掛在竹竿上晾曬,一桿一桿的在房前屋後散放清香。青菜一部分入泡菜罈子做酸菜,一部分醃製成鹽菜。醃製後的菜葉變成柔順的一縷,顏色轉為深綠,暴曬幾個太陽就變得油亮亮的。他常取幾根鹽菜到學校和夥伴分享,菜莖柔韌,夥伴們咬得齜牙咧嘴。勤勞的外婆把鹽菜切細,儲藏在罈子裡,要吃就抓把出來拌上熟油辣子蔥花兒,很下飯,他很愛吃。 令時光無比芬芳的還是要數春末夏初,果園裡繁花盛開,芳香馥郁,整個院落溢滿溫馨。李子樹橘樹枝頭一片雪白,蜂蝶繞枝,一派繁忙。一場春雨落下,地面鋪上一層寂寞的花瓣,水珠在上面滴溜溜滾動。花期最長、香味最濃的是漳州柑子花兒,一朵朵晶瑩潔白,綴成一簇一簇的,在青枝綠葉間閃爍。每個晨昏,那香味兒飄得很遠,將空氣沉醉。 轉眼間,收穫的忙碌隨之而來。田野裡,秋陽下,打穀機轟隆隆,拌桶聲鏗鏘有力,膀大腰圓的漢子吆喝著把一擔擔金黃的稻穀挑往曬壩,堆起一座座小山。外婆家的果園充滿果味的甘甜。橘子綠中帶黃,沉甸甸壓彎枝頭。漳州柑子圓溜溜的似孩子胖胖的臉蛋,笑盈盈地張望著。外婆給他和小姨留了幾個柑子,把其餘的部分背到集市上去賣,能換回好幾個月的油鹽錢。 外婆家的果園一年四季都充滿希望,充滿生活的甜蜜,留給他解饞的幾個柑子,要溫暖他過完整個冬天! 文章來源:【想飛的野馬】文學站 |BLOG |印象地板沙龍 |木子李 |劉冠廷 Will 健康塑身專家 |Mike's e-journal |陸天明的BLOG |New Mexico Science |MAGGIE.小蕊 』s 彩妝冊 |遙遠的路BLO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