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9 April, 2013 | 一般 | (6 Reads)
我擁有一所空房子的時間,一定是很久了。 那的確是很久以前的一件事,而且仔細想想,我似乎也記不得那是什麼時候,我便擁有了那所真正屬於自己的空房子。只是記得,那時我的空房子不寬敞也不漂亮,卻有一扇大大的門,一個大大的窗,我卻喜歡這樣的門,這樣的窗。 那時的清晨,我喜歡隔著窗口,或是踩著門檻,看那縷晨光是怎樣把我的空房子塗抹得亮晶晶的,看藏在陽光後面的風兒是怎樣調皮地把我的風鈴咯吱得笑個不停。我隨手抓一把陽光,伸開手來,輕輕一吹,陽光便會在我的空房子裡跳起五彩斑斕的舞。對於玩類似這樣的遊戲,我總是要在窄小的空房子裡來回移動著,躲閃著隨時碰壁的可能,並樂此不疲。 夜幕降臨時,我喜歡隔著窗口,或是踩著門檻,看天上的月亮是怎樣將我的空房子用銀色的薄紗輕輕罩住,慢慢提起來。我撩開那層紗曼,覺得我的空房子離月亮很近,近得似乎爬上房頂,用那根打棗的竹竿就能扯下蟾宮裡的桂枝。心裡這樣想,眼睛卻喜歡凝望月亮的背後,凝望月亮背後的最遠方,數那永遠也數不清的星星。一顆,兩顆,三顆……喜歡沉於這樣的凝望和小心翼翼地數星,是因為星星和我,和我的空房子一樣,都喜歡沉默無語,卻都能夠守時踐約,能夠允許彼此的窺視。雖然那時,我安然於呆在那所小小的空房子裡,並沒有多少心事和秘密,但我卻相信,那些星星的眼睛,一定會告訴我許多許多我猜也猜不到的事情,包括現在和未來的,包括我和星星的。望累了,數累了,就倚在門邊,對著星星許一些草籽大小的心願,當我第九百九十九次對著星星許一個小小的願望時,我還是深信,星星和我,和我的空房子終是心有靈犀的。 噢!想起來了,那個時候,正是春天,我的春天。因為那時我經常看到燕子在我的空房子前打著旋兒低飛,時而會停在那些翠綠的柳枝上互相整理著緇衣。我還經常聽到溪水流動的聲音,潺潺,潺潺……我知道它就在不遠的地方孤獨地流著。我盼望著那些燕子能在我的房簷下築巢,也盼望著那條小溪能自己拐個彎走過來,走向我的房前。我想像著在白雲下,自己領著燕子們在溪水裡快活地洗澡,小溪也不再孤獨地流淚了……只是天天這樣想著,而春天就要快走了,燕子卻始終未在我的房簷下築巢,小溪也始終未走過我的房前。那時的我,倚著空房子外面的白牆,默念著這樣的希望,雖然這樣的希望始終沒有抵達過,我卻竟沒有一點點懊惱,最多懷揣著一點點的傷心,而一轉身,就撞上了一縷風,風兒也就順手把它牽走了。 至今也不能確信是在哪一日,空房子的溫度忽然就一天天熱起來,這竟有點讓我不知所措。我趴在窗台上探出目光,就聽到了麥子開花的聲音。那應是一種歌詠,那歌聲雖然細如帛絲,卻那麼齊整動聽,像是那春天的小溪步履輕輕地走了過來,我竟一陣悸動,紅紅的臉頰沁出了汗滴。 雖然麥子開口歌唱,但麥子的歌是一朵風中的流雲,它不懂我的心,說飄走也就飄走了。歌聲失散的日子,燥熱是空房子的背景。窗外牽牛花上的晨露須臾就無蹤了,一隻蝴蝶熱得脫了翅膀,蟲子似的藏進了花蕊。望著那朵醜陋的花,雖然熱,我還是身不由己地把房子的門和窗都弄結實了,關嚴了。只是夜晚的月亮再次投來清涼的目光時,我會慢慢打開那扇窗。我不知道我是有點倦厭了那些曬化麥子歌聲和蝴蝶翅膀的陽光呢,還是對那瀑清涼的月色有了更多溫情的心儀呢。 即使日頭下門窗緊閉,風風火火的夏天還是讓我的空房子裡盛滿了熱脹的光陰,空房子自然就膨大了起來,沉重了起來。那些日子,我的空房子和我一樣,時常感到飢渴,我便不加選擇的往嘴裡塞,草葉,花朵,雨露,抑或枯根,紅蘑,我也不加選擇地向空房子裡填塞著器官蠕動的慾望。飽食之後的喘息更加脹熱,它迫使我的空房子一天天變大,我卻更加倦厭了日光,不肯輕易打開門窗,被填塞進來的慾望在脹熱的房子裡旁逸斜出,來回穿梭,尋找著伺機突破的縫隙。白天,我站在房內,房內是空空的燥熱;夜晚,我走出房子,房內是空空的虛乏。時光,就在這些孤獨的空虛,孤獨的慾望裡,蔓延過我的肩,蔓延過空房子的頂,繼續向深遠處鋪展著。 一度,我英雄似地爬上房頂,敞開衣襟,伸展雙臂,想讓白雲下的風兒將我體內的躁動帶走,又擎起雙手,伸向藍天,想攥住一縷風,撕下一片雲。一度,我爬下房頂,竟無法再自由進入我的空房子,我聽到慾望和浮躁在裡面咆哮。即使如此,即使門窗還在沉默裡合攏,一些風兒,一些雨絲,一些淚滴,一些心音,還是尋著一些針鼻大小的孔,硬擠著融進了我的空房子。或許,是我把它慣壞了,那些燥熱的日子,空房子不聽我的話,不懂我想做英雄的心,雖然它是我的。 如果不是這樣,我怎麼會喜歡風呢。當風從田野的玉米穗裡,從掛滿果子的枝葉間,吹向我的空房子時,房內,那面燥熱的背景,那些躁動的氣體,竟在玉米與果子的風襲裡,慢慢柔軟沉靜起來,也慢慢溫涼起來。柔軟沉靜的目光,再次投向窗口,打量風兒牽來的一縷陽光,它竟不是昨日的陽光了,它又有了春天陽光的晶瑩,也有了春天陽光沒有的色彩。 門窗,慢慢打開,慾望、希冀,孤寂、溫情……那麼多的東西擠在門口與窗下,仔細打點,留住一些,放走一些。是該放走一些了…… 放走了一些東西,我的空房子卻日益豐滿起來。豐滿的不僅是房子,還有掛念著、感激著田野與風兒的心房。 又一次隔著窗口,或是踩著門檻,呼吸著田野裡金色的香,看蝴蝶和蜻蜓停在空中,看遠處裊裊升起的炊煙,流雲飄過……就這樣吧,一份感覺已是正在延長。我想知道,我是不是觸摸到了幸福的羽翼;我想回望,我的空房子裡,塵埃正在落定,四壁正在明亮起來。 我的空房子,在這個季節,讓我的腳步有了停留的所在,讓我的翅膀有了棲落的巢。忽然就想起那日,竟然聽到大街上一聲叫賣空房子的吆喝,我被嚇了一跳,過後,想了想,怕什麼呢?那人也許是迫不得已,迫不得已的叫賣,對他也許是件好事情。而我,是斷不會出賣我的空房子的,我已深深喜歡上了它,即使窮困潦倒,即使無以豐衣足食。 但我知道,我的空房子不會永遠這樣,未來它也會慢慢瘦削,會一點點地風化脫落,直至坍塌,終有一天,我會離開我的空房子,流浪遠方……只是希望,希望這樣的“未來”來的遲一些,再遲一些。我憶起了那個春日的晚幕下,我凝望著星空,默念著一個美好的祈願。 或許,我和我的空房子的情緣還很長很長。日出日落,打開門窗:太陽安詳地照耀著,陽光在窗口一寸一寸地移動;螞蟻們銜著一根根草葉在草地裡奔波,尋找著家的歸宿;鴿子振翅飛向藍天,雞鴨正在鳴歡;房頂上青煙裊裊,房角下泛起油油的青苔;莊稼在田里沙沙歌唱,唱起金色飽滿的歌…… 我和我的空房子,慢慢行走在這個季節的光陰裡,像花一樣開著。 感謝,很久以前的那個時候,為了讓一個流浪的孩子有所歸依,上帝給了他一所空房子,一所有一扇大大的門,有一個大大的窗,可以望見星星和月亮的空房子。

| 3 April, 2013 | 一般 | (8 Reads)
我婚禮那天早晨,陽光明媚而溫暖。一切都很順利。我生命中最重要的時刻就要來臨了。我穿著母親親手為我縫製的美麗的綢緞衣服,內心充滿了喜悅和對未來的憧憬。 然而,就在這時,醉熏熏的父親東倒西歪的向我走來。是的,這個時刻,每個新娘是不能沒有父親的挽著她的手,把她親手交給新郎的。父親嘴裡呼出的烈酒熏得我幾乎窒息,他伸出手挽起我的胳膊時竟險些跌倒。與此同時,《婚禮進行曲》響起來了——是邁步向前走的時候了。 我極力掩飾,裝出美麗的微笑,用盡全力支撐著我的父親,不讓他倒下。本來應該是父親挽著我,可現在是我在架著他的身體向前走。他每走一步都踩在我長裙的下擺上,讓我不斷地和他一起出醜。等到我握著新郎的手站在聖壇上,對我來說,婚禮中最重要的部分已經給敗壞掉了。我生氣,內心受到了極大的傷害。天哪!那一刻我決定永遠不原諒我的父親。 在我的記憶裡,從我還是一個小女孩起,父親就是一個“酒鬼”了。他的嗜酒對我們家庭的影響太大了,他的惡習一直不斷升級,終於有一天導致了他和媽媽婚姻的破裂。 那天我看見父親把他所有的東西都裝進汽車。我不相信他真的要離開我們,問道:“爸爸,你要到哪裡去?”他回答我:“我在市區找到一份工作,必須到那裡去住一段時間,不過,我很快就會回來的。”他過來擁抱我,吻我的額頭。 我的心中保留著一個孩子的希望,以為他總有一天會回家。但是,他再也沒有回來過。 那之後,每個星期六我帶著妹妹和他相聚一次。我希望我能說那些日子是快樂的,但實際上,那些日子大多是在等待中度過的。我們坐在汽車裡,因為父親要去酒館裡“打幾個電話”。我對他的怨恨越積越深,並且持續增長,終於在我結婚那一天達到了瘋癲。 我永遠也不原諒父親的決定持續了3年,一直到生下自己的兒子後,我開始常常想起父親,開始對父親放心不下。我愛我的孩子,他個我帶來了無盡的歡樂。我看到我的丈夫也和我一樣,他不斷地抱兒子,輕輕地吻他,為他唱著搖籃曲。我忽然想起我的父親,我小時侯他也是愛我的。我不禁自責,自責我的殘忍。我忽略了沒有父親就不會有我的事實,而沒有我怎麼會有我的兒子?怎麼會有兒子的到來帶給我們的莫大驚喜?這驚喜要存在於我們的一生之中啊!而我卻從來都沒有愛過父親,沒有對他的感恩。這樣一想,我意識到父親的嗜酒不過是一種病,而我對自己父親的病怎麼能怨恨,怎麼能漠視不管呢?我實在無法再原諒自己了。從生兒子的第20天起,我開始“跟蹤”父親——經常把醉得一塌糊塗的他架到我的車上送回他的寓所。 父親61歲生日即將來臨之時,我去為他打掃房間,正趕上他爛醉如泥地睡在床上。給他換新床單時,我用足力氣想把他抱起來放在地板上,可沒想到原本高大的父親竟然那麼輕,抱他時我因用力過猛,一下想後仰去,父親和我一起跌坐在地上。他被摔醒了,淚水一顆一顆地流出來,浸失了了我的臂彎。我也在流淚,我們一起默默地哭了很久很久。那天臨走時,我告訴父親:“除非你立刻戒酒,否則您就活不到把您的小女兒親手叫給她的新郎的那一天了!”當時距我妹妹的婚禮還有6個月。這是我結婚三年來第一次向父親開口說話。 第二天,父親的醫生一早就給我打來電話,說我的父親住進了戒酒治療中心。我立刻把這個好消息告訴了妹妹,我們對他的做法感到由衷的欣慰。 一天,父親的醫生在電話裡告訴我:“別期望出現奇跡,你們的父親已經退休了,獨自居住,並且有多年的奢酒歷史。他會舊病復發的!”我告訴醫生:“不,我決不讓妹妹的婚禮重複我的婚禮那難堪的場面,我要讓父親離開戒酒中心後和我住在一起,我相信奇跡會出現的。” 終於有一天,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父親在戒酒治療中心打電話給我,問他是否能單獨見見我。當我趕到戒酒中心,來到他身邊的時候,他說的第一句話就是:“我為我給你和家裡其他人帶來的所有痛苦感到抱歉。我知道我沒有幾年好活了,但我希望在餘下的日子裡,我能夠清醒的活著。”父親拉起我的手,看著我的眼睛,問道:“你會原諒我嗎?” “會的!”我毫不猶豫地說,“我會原諒您,爸爸,也請您原諒我,我以前從來沒有關心過您,沒有愛過您。”父親又哭了。我們手握著手,我能夠感覺得到淤積在我的心中的怨恨在一點一點消融,被傷害的創口開始慢慢地癒合。從那天起,父親再也沒有沾過一滴酒。他每天都要摘抄《聖經》裡的一些話給我看,並且宣稱耶穌站在他和酒之間,把他們永遠地隔離開來。 父親在隨後的日子裡一直保持著清醒的狀態。他走出戒酒中心後一直和我住在一起。在他戒酒的第二年,他為戒酒康復者們創辦了校友會,並用一台舊打字機打印了一篇呼籲戒酒的宣言,每個月寄出100份。他還幫助戒酒中心組織了一次年會。年會上,數百名戒酒者和他們的家人聚在一起,慶祝從前的“酒鬼”變成了頭腦清醒的人。 我父親67歲的時候,成為本地一所醫院的紅衣志願者,為病人送報紙、鮮花和鼓勵的話題,還為那些要出院回家的懷抱新生嬰兒的媽媽推輪椅。他一直自願在那兒工作,直到他69歲時因患前列腺癌住進療養院為止。 我的父親並沒有因自己患了癌症而悶悶不樂,相反,他把自己看成是上帝派到療養院的“使者”。他把新來的病人團結在自己的周圍,帶著他們在療養院裡四處遊覽,並把每一個角落裡發生的有趣故事講給他們聽。在節假日裡,他有時候會打電話告訴我們:“我今天要遲一些回去和你們團聚,因為這裡的許多人沒有親友來探視——在節日裡,我不能把任何一個人獨自留下。”我父親經常對我說:“我親愛的女兒,這都是愛的結果!” 父親在他72歲那一年去世了。我和妹妹原以為不會有多少人來參加他的葬禮,但實際上卻來了一百多人。其中,大多數人都是我們不認識的,這些陌生人一個接著一個地把各自有關我父親的記憶講出來和我們分享。 “是你們的父親使我的爸爸成了一個清醒的人。” “是您的父親使我的媽媽在那所療養院裡快樂地度過了餘生。” “在我爸爸醉酒期間,是您的父親使我們全家人團結在一起幫助他戒掉了煙。” 葬禮上,還有7個人身穿紅色服裝的志願者來向我的父親敬禮。原來,是父親鼓勵他們成為醫院的志願者的。他們大都已經超過了70歲。 我感謝我的父親,因為他給了我生命,我才有機會感受到他那足以感動世界的愛。 我確信,愛能改變一切。

| 9 June, 2012 | 一般 | (4 Reads)
淡淡的雲,淡淡的風,在公園一處不起眼的花圃裡,開放著一片淡淡的菊。 花兒不大,粉白、淡紫、深紅……,參差錯落,彷彿秋風裡蹁躚的粉蝶,輕盈婀娜。那花兒的形態無疑是菊,然而腦海裡搜遍帶菊的花名,卻始終對不上號。愈是不識其名,愈是愛之彌深,姑且稱之為秋之淡菊吧。 淡菊之淡在於她的清雅。清得秀麗脫俗,艷而不嬌,嫵而不媚;雅得韻致天成,洋溢著一種超然獨立的從容和淡定。 面對眼前淡淡的小菊花,一種蕩滌心扉的感覺油然而生,想起古人所說“落花無語,人淡如菊”,在這樣的情境中,慢慢品味出那種淡泊而又清淨的人生況味。人如淡菊,當在喧囂之中,獨守一片寧靜;奢華之中,默念一份清淡;紛擾之中,淡泊幾許名利。 比起那些花團錦簇、千姿百態的大菊花,眼前的這些草莽小菊實在算不上什麼,然而人工的造作使物種變異,花朵碩大,鮮艷無比的大菊花往往大多成為供人觀賞的尤物,倒是眼前的本色猶存的草莽小菊,能給觀者以“人淡如菊,心素如簡”的啟迪。

| 6 June, 2012 | 一般 | (5 Reads)
我站在窗前,望著外面一群在雪中玩耍嬉戲的孩子,陷入沉思。雪花蝶飛蜂舞般在我的記憶裡落下,濺起片片美麗的回憶,思緒伴著冬天的寒冷在雪上飛揚,童年的歡笑猶如一朵朵漂亮的窗花,在漫漫冬日裡盡情綻放。 記得,那是一個落雪的深冬,漫長的寒假來了,最快樂的日子也來了,整天踢足球、捉麻雀、打雪仗、滑冰橇讓我們玩得無比歡樂。然而,每當望著小夥伴們,在冰面上滑著冰刀,身形矯健來去自如,風馳電掣般悠然自得。我心裡羨慕死了,可是我沒冰刀,(記得好像我們那個小地方還沒賣的)沒辦法,我回家央求父親給我做一雙冰刀。父親被我纏的沒招了,終於答應了。如今想來,父親是個木匠,對於木器加工的活可為易如反掌,然而眼前這個鐵匠活的卻讓他有些犯難。可是,那時我太小,何況為了隨自己的心願,無論如何也不會想到這些。 我永遠不會忘記,那是一個星期天的早晨。父親早早的出去了,中午飯點過了很久,仍沒回來,母親催我好幾次,叫我去工房看看,父親可能又加班了。我正要推門走,父親笑瞇瞇的進來了,手裡拿了一雙明晃晃的冰刀,爸——!做好了。我驚喜喊了一聲,父親笑呵呵答應著把冰刀遞給我。珵光瓦亮的冰刀在我手裡猶如一條可愛的小船,從我的心海裡牽出了道道喜悅的漣漪。弧線形的前頭,被父親特意打上幾個齒,閃閃發亮像似在炫耀著它的精緻、漂亮,圓圓的腳蹬板上,幾個穿繩的眼,清清爽爽透著誘人的光芒。 我懷抱冰刀,愛不釋手,沉浸在興奮喜悅的夢裡,竟忘了吃飯,父親推推我,“快先去吃飯,爸來幫你找繩子,沒繩子你咋能把冰刀綁在腳上,你還不會滑哩,爸下午教你。”我如夢方醒,快樂地如小鳥一樣飛快地奔向飯桌。 雪花停停歇歇散落著,厚厚的冬雪,猶如一張碩大的潔白的毯子鋪在田野裡,清純、靜美之氣撲面而來,讓人精神不由為之一振。我和父親興致都很高,輕快地走著。樹上的麻雀唧唧喳喳叫個不停,像似在歡迎我們的到來。農場里長長的排鹼渠如一道道隆起的海潮,在雪野上留下一條條長長銀蛇,蜿蜒而去,美麗極了。排鹼渠裡的水面,此時成了天然的冰道。掃去冰面的積雪,晶瑩剔透的冰露出本來滿目,光滑平展明亮誘人。我圍著父親在冰面跑前跑後,父親先穿起冰刀,滑了幾圈,露出滿意的表情。我沒想到,父親滑地這麼好,快趕上我們老師的水平了,那優美的蹬冰動作如大鵬展翅般揮灑自如,疾馳如風中還能金雞獨立,真是太美了。 輪到我可就慘了,在父親的攙扶下,好不容易顫顫巍巍站在冰面,可剛一邁步就摔倒,一次兩次三次……,我的屁股被摔疼了,我的眼淚也流了下來。父親摸著我的屁股心疼地說,練滑冰可不能怕摔呀!我含著淚堅強地點點頭。然後他給我講了滑冰的基本要領。腿、腳腕都要用力,可以擺動雙臂來保持身體的平衡等等。也不知摔了多少跤,終於我能擺脫父親的攙扶,慢慢能滑一小段了,父親摸摸我的頭,用讚賞眼光看著我點點頭,行了,兒子你快學會了。我揉著被摔疼的屁股,百感交集,淚水又不爭氣溢滿眼眶。父親把我摟在懷裡,語重心長地說:“咱無論想做成啥事,都是要有付出的。你現在付出疼痛,馬上不就學會了嗎?沒事的,屁股過兩天就不痛了。”我在父親的懷裡擦乾眼淚,在父親鼓勵的目光裡,重新滑向冰面,真像父親所說,不一會兒我就學會了。 歲月悠悠,如今許多年過去了,我長大了,已身為人父,我才體會到父親的偉大。父親為了兒子可以獻出自己一切,為了能讓兒子明白事理,他能強忍著心痛,變成鐵石心腸,讓兒子在一次次跌倒中去自悟。他用自己的行動踐行一個父親的大愛,由於積勞成疾,父親已經永遠離開了我,子欲孝而親不在啊!,每每到了落雪的深冬,我就會想起那次父親教我滑冰情景。我彷彿又看到父親那鼓勵的目光,仍然那樣堅定有力,它就像那溫暖的陽光,永遠照亮著我的人生路。 唉!又一個落雪的深冬喲……

| 29 April, 2012 | 一般 | (5 Reads)
外婆家有個菜園,而他更願意稱之為果園。旁邊有一株高大的漳州柑子樹,綠蔭如蓋,斜斜地遮住了土屋後門的一小塊空地。放學回家,他就在樹蔭下做作業,溫習功課。幾隻麻雀停在屋簷邊,啄著蓋房用的麥草,尋找殘存的幾顆麥粒。玩膩了,又蹦跳著飛落地面,嘰嘰喳喳叫幾聲,覺得沒趣,又陸陸續續飛上樹梢,在枝葉間嬉戲。他靜靜地觀望著麻雀的表演,時光彷彿凝固了一般,幾絲夕陽的光線投下來,他的心裡生長起一片海,無邊無際,一葉小舟就在波平浪靜的水面輕輕搖曳。 果園裡還有三株橘樹,一棵李子樹,一棵柿樹,它們在陽光雨露的滋潤下,日復一日地成長,經歷開花結果的繁衍,默默奉獻著一切。經常變化的是地面種的蔬菜。外婆很會持家,忙裡忙外的,空閒時間就伺候自己的菜園子。茄子、辣椒成行,豇豆、冬瓜、絲瓜、南瓜等籐蔓植物爬滿架子。他常幫外婆打雜,最愜意的事情就是捉蟲子。手裡拿雙筷子,將莖葉間的毛毛蟲一條一條的夾進玻璃瓶,拿去餵雞仔。外婆說吃了活食的母雞勤生蛋,生的蛋個頭大。他就在下午放學做完作業後到菜園轉悠捉蟲子。他發現籐籐菜葉上常有一種胖乎乎的顏色與菜葉顏色接近的蟲子,握在手心裡肉唧唧的,爬在肌膚上癢癢的想笑。外婆說是豬兒蟲,吃菜葉挺厲害的,看見菜葉缺邊少角的沒準是它干的壞事兒。將豬兒蟲扔到母雞腳下,母雞“咯咯咯”地驚叫著躲開,雄健威武的公雞要在母雞面前顯擺顯擺,撲過來用尖尖的喙嘴啄一下蟲子滾圓的身體,還是不敢下口。蟲子折騰得死去活來,他的心像被雞啄了一下,有些生疼。 秋天外婆遍種青菜,一籠一籠的,莖葉繁茂、油綠肥實。收割後,把青菜搬到水井邊,用一桶桶清水洗滌。洗菜的活兒很細,得將菜葉褶皺裡的塵土糞渣淘洗乾淨。外婆的手在涼水裡泡久了就泛白。他端來小凳依偎在外婆身邊,將菜葉一片片扳下,浸沒水中,青翠的顏色瀰散,綠意暈染,一片波光。他和外婆把洗淨的青菜掛在竹竿上晾曬,一桿一桿的在房前屋後散放清香。青菜一部分入泡菜罈子做酸菜,一部分醃製成鹽菜。醃製後的菜葉變成柔順的一縷,顏色轉為深綠,暴曬幾個太陽就變得油亮亮的。他常取幾根鹽菜到學校和夥伴分享,菜莖柔韌,夥伴們咬得齜牙咧嘴。勤勞的外婆把鹽菜切細,儲藏在罈子裡,要吃就抓把出來拌上熟油辣子蔥花兒,很下飯,他很愛吃。 令時光無比芬芳的還是要數春末夏初,果園裡繁花盛開,芳香馥郁,整個院落溢滿溫馨。李子樹橘樹枝頭一片雪白,蜂蝶繞枝,一派繁忙。一場春雨落下,地面鋪上一層寂寞的花瓣,水珠在上面滴溜溜滾動。花期最長、香味最濃的是漳州柑子花兒,一朵朵晶瑩潔白,綴成一簇一簇的,在青枝綠葉間閃爍。每個晨昏,那香味兒飄得很遠,將空氣沉醉。 轉眼間,收穫的忙碌隨之而來。田野裡,秋陽下,打穀機轟隆隆,拌桶聲鏗鏘有力,膀大腰圓的漢子吆喝著把一擔擔金黃的稻穀挑往曬壩,堆起一座座小山。外婆家的果園充滿果味的甘甜。橘子綠中帶黃,沉甸甸壓彎枝頭。漳州柑子圓溜溜的似孩子胖胖的臉蛋,笑盈盈地張望著。外婆給他和小姨留了幾個柑子,把其餘的部分背到集市上去賣,能換回好幾個月的油鹽錢。 外婆家的果園一年四季都充滿希望,充滿生活的甜蜜,留給他解饞的幾個柑子,要溫暖他過完整個冬天! 文章來源:【想飛的野馬】文學站 |BLOG |印象地板沙龍 |木子李 |劉冠廷 Will 健康塑身專家 |Mike's e-journal |陸天明的BLOG |New Mexico Science |MAGGIE.小蕊 』s 彩妝冊 |遙遠的路BLOG |

| 28 April, 2012 | 一般 | (4 Reads)
我的母親 母親是人生的第一位導師,更是給予我們生命,指引我們的未來,照亮我們人生道路的人。 但是談起母親,我並不是如此溫暖,有些敬畏,更可以直截了當的說是有點害怕。 當然,這種心理並不是在見到母親的每時每刻都出現,只是當她揚起鞭子,追得我滿世界亂跑的那一刻才爆發出來的,至於她第一次“大開殺戒”的時候,距今已有些年限了。過程、起因,是絕對記不得了,但是我唯一記得很清楚的是很疼,眼淚已不顧我的阻攔拚命落了下來,而從被打的次數來看,本人絕對是那類“好了傷疤忘了疼”的人,而且照挨打的間隔來看,“傷疤”還好得出奇的快…… 挨打的片斷不停地在腦海中閃爍著,以致於我漸漸想起了那段有些叛逆外加“不堪回首”和“慘不忍睹”的童年。 小時候數學考得就有點慘,老媽自然生氣,但她從不因為分數很差就打我,回家後,她就叫我去看書,但那時候很累,不但沒去還沒理她,在她叫了無數遍均告失敗後,她拿起了“中國人民教育小孩的專用武器”———衣架,打得家裡雞飛狗跳,還有“狼”在哀嚎的慘叫……但是,很不巧,我也很生氣了,因為我不是故意的,是真的很累,就想睡覺了,她剛停下,又叫了一遍,我就是不理她,於是…… 我記得異常清楚,間隔有30多秒,我就又投身於“抵抗外來侵入的戰爭中”了…… 但是,母親雖然對我嚴厲,卻也是最擔心、最關心我的人。有一次,我在同學家,忘記了告訴她,當我回家時,她冷冷地盯著我,把我關到了門外,但過了幾分鐘,又馬上拉我進來了,後來我才知道,她有多著急,在家中打了十幾個電話,急得哭了出來。 母親,在人生道路上,那一個個腳印,鋪的就是我的人生軌跡,而指引我的你,就是灑在路上時時給予我溫暖的陽光。你讓我有難忘的人生歷程,讓我體悟到了人生奮鬥的意義,感受到人間的關愛與溫情,你是我,我的一切和生命…… 文章來源:小胖的BLOG |Bad Dad Blog |Richmond Report |親艾的四丟比 |毛戈平的BLOG |紫羅花園夢幽幽 |可人--健康之友 |WeBlog |Woefel on the Web |Terry Neal's Primary Dispatches |

| 21 April, 2012 | 一般 | (5 Reads)
一般說來,臨摹要求形神兼得,但這只是一個目標。姜白石說:「臨書易失古人位置,而復得古人筆意;而摹書易得古人位置,而多失古人筆意。臨書易進,摹書易忘,蓋臨書任意而摹書不任意也。」從白石道人《續書譜》中的這一段話可知在臨摹過程中會不自主產生一些偏差。這一偏差的表露主要存在於三個原因:一是初始階段,力不從心,無法達到形似的目的;二是因自身的不良書寫習慣;三是在具備了一定的水平之後,無意識地流露出對某種碑帖對自我理解,三個階段的偏差有本質區別,最後一個階段即是意臨,意臨是臨摹書法的高級階段。筆者結合自身實踐,談幾點粗淺的看法。   1、意臨初學者不宜。一般說來,臨摹有三個步驟,即格臨、對臨和意臨。初步階段要求格臨,對於臨習者有一定限制,於今後學習有一定好處。如果信馬游韁,勢必造成不利。意臨作為臨摹的最高階段,必須有一定的藝術水平時才能進行。   2、意臨不是隨意地歪曲原碑帖。忠實原貌,強調形神兼備是臨摹的要旨。只有嚴格遵從從規矩到自由的途徑,才能將古人的技法薈萃於心,運用時得心應手。一般說來,兩種不同碑帖最先表現出來的差異性是形式不同,如米芾和王羲之的行書,所蘊涵的氣質差異則需要進一步深入後才能理解,如果臨摹王羲之和米芾所表現出來的形式一致,則無疑是失敗的。隨意地按照「自我」意識肢解、曲解原碑,而作為「意臨」來看待,只不過是塗鴉亂畫,不可能取得進步。   3、意臨是一個自然而然的過程。因為意臨是臨摹的高級階段,並不是很刻意的,而是有一個不斷發展的,逐漸形成的過程,是建立在對原碑帖充分理解和把握的基礎之上的,正如前文所指出的,是自我意識的表現,不是刻意地搔首弄姿。一般是在臨摹者個人風格已經非常強烈的情況下才能體現出來。   4、意臨是自我意識的流露。意臨中的意有「意造」和「自抒胸臆」的含義,如何紹基臨《張遷碑》。在臨摹過程中,因為每個人的個性有很大的差異,所取捨的角度、習慣和理解方式就有一定的差異,即使是取法相同的碑帖,也會出現不同的結果,就拿米芾來說,儘管全國習米者眾多,但大同有小異,即由每個人的審美趣味、創作意識和個人習慣所決定的。   5、意臨包含對古典的親和力。大凡臨帖,都是以古帖作為準則,符合取法乎上的原則,體現出傳統博大精深的魅力,王鐸「一日臨書,一日應請索」,而在他晚年的諸多臨書中,所謂的臨,已經是擺脫了字形限制,在精神風貌上也大為改觀,唯一相同的是僅有文字的內容,通過這一方式,保持了和先賢精神的暗合。這是一種高超的臨摹方式,和先賢在精神上產生共鳴。   6、意臨是熔鑄百家的過程。需要指出的是,意臨和原碑帖的差異,也表明臨習者不斷地吸收了其餘眾多碑帖精華,不斷地積累和豐富自身,個性語言得到不斷地強化,無意識地表現出來。比如說,吳昌碩《石鼓文》就是意臨的極佳範例,經歷了由描摹畫形到遺貌取神質的飛躍,和原版有很大的離合處。意臨實質上是臨習百家之後的藝術語言集中通過某一種帖最終表現出來的最可能的形式。   7、意臨是繼承和創新之間的紐帶。意臨的偏差是不能太大,在似於不似之間,否則就是捨本逐末,適得其反。鄭板橋提倡臨摹要有所取捨,宜拋宜棄,關鍵上建立在一定的內在的可能性的基礎之上,因而有「練一家像一家,練一家不像一家」之說。意臨一方面有通過肌肉的記憶和習慣對原碑帖的繼承,另一方面也可看成是自我才情的注入,表現出自身風貌。因而有接通傳統和創新的紐帶作用。   書法學習要求入帖之後出帖。不入帖,出帖就無從談起。入帖而不能出帖,則學習無疑也是不成功的。意臨實質上就是出帖問題。在臨摹階段中,格臨是入門基礎,對臨則是臨摹階段中最漫長的操練,而意臨則是脫化,由此而產生質變,最終形成自我風貌,因而必須正確對待意臨。

| 16 April, 2012 | 一般 | (6 Reads)
整體評價: 推薦 滋潤度: (4)分 清爽度: (4)分 質地: (4)分 氣味: (4)分 之前我對該品牌並無多大瞭解,這是第一次用到這個品牌的產品。收到試用後,專門在網上查了相關資料,發現該品牌還是有來頭的。 本品是由法國高德美(Galderma)公司生產的,高德美為全球排名第一的皮膚科領域專業藥廠,專門研發及營銷具有療效、矯正及美容相關皮膚醫學產品。這個公司來頭可不小哦,它是由Nestile(雀巢)及L'Oreal (萊雅)於1981年合資成立的,至今已有30餘個分公司遍佈全球,總公司座落在瑞士Lausanne,公司服務總部則在法國巴黎La D'efense。 產品介紹:本品富含強效而溫和的水合因子; 保濕效果迅速而持久; 保持肌膚持久潤澤; 質地非常溫和,無刺激 用後皮膚柔軟而富有彈性 適用: 乾燥/敏感性肌膚(由環境、季節、患病等因素導致); 受損性肌膚(痤瘡/濕疹/皮炎/瘙癢症); 嬰幼兒肌膚(正常或患有皮炎濕疹的嬰幼兒肌膚); 習慣使用「霜性狀」護膚品的肌膚; 普通保濕潤膚品效果不滿意時可選用。 這是產品的包裝樣式,很喜歡這樣的管式包裝,方便放在包包裡攜帶。 輕輕擠一下就出來了,產品呈白色的霜狀,第一眼看上去覺得它輕柔的質地很像奶凍,白嫩嫩的,一觸即化。 先把手清潔乾淨後再噴上爽膚水拍拍干。 擠出一點產品, 輕輕推開,發現絲塔芙保濕霜非常容易推開,質地相當輕柔,潤滑。仔細聞聞幾乎沒有任何味道,這點很中我的意。看說明上特別指出是沒有加香精的,這又讓我生出許多安全感,仔細抹開,細細體味,竟如此有溫和,這又讓我生出些許感動。 看看這是吸收後的手,很溫潤細膩吧。 這是抹了產品半小時後拍的,依然溫潤細膩,還有些許白皙。 我比較喜歡沒有任何味道或味道淡淡的護膚品。大家也知道,產品沒有添加物,其氣味上都是淡淡的或者幾乎沒有任何味道的。 試用心得: 1、絲塔芙保濕潤膚霜質地輕柔; 2、使用該產品後肌膚溫潤細膩,產品保濕滋潤效果明顯,這是因為它富含強效而溫和的水合因子的緣故,所以保濕效果迅速而持久。 3、產品保濕的持續性不錯,半小時後還依然能感受到肌膚的溫潤細膩,贊。 4、因產品沒有增加添加物,試用中沒有感受到刺激,使用後再相當一段時間內,皮膚柔軟而富有彈性,光滑而飽滿。 5、產品包裝可人,方便攜帶,該產品因其良好的保溫作用還可以全身使用,用它做護手霜用也不錯,如果你的肘關節、腳後跟等一些地方出現蛻皮現象,用它可以很好地解決你的煩惱。 值得稱讚的產品!

| 16 April, 2012 | 一般 | (8 Reads)
你有多久未曾享受過被男人圍繞的滋味?只要多一點點勇氣,生活裡處處可以找到愛情的驚喜。該如何眉眼含春、嘴角帶笑,才能讓男人忍不住向你靠近。   無論從兩性關係或自我成長觀點來看,賣弄風情不僅能帶來樂趣,使生活憑添滋味,根據心理學家的分析,它更是人類與生俱來的驅動力。過去的研究相信調情過程是由男性主導。就像自然界裡雄性對雌性求偶一般,男人在看到喜愛的女人之後,受內分泌趨動向她發出愛的邀請,企圖在眾多求愛者中拔得頭籌,獲得青睞。   然而最新的研究卻顯示整個過程的掌握大權是操在女性手裡。女性會對心儀的男性傳遞訊號,鼓勵他對自己發動追求攻勢。心理學家稱這種動作為下意識的誘惑,其實就是一般所說的調情。   肢體語言若運用巧妙,可以加速一段戀情的溫度。當你與他獨處,不妨以小動作增加兩人的接觸:適時輕拍他的手背表示贊同他的意見,輕撫他的秀髮,在他耳邊細語,讓你倆的膝頭不時相觸……有許多女人誤認為當感情步入穩定之後,就不再需要調情來增加情趣。其實適當的調情不僅可以使你倆重燃初識時的戀愛之火,更能夠讓他的性慾「起死回生」。   專家建議,以下幾點調情守則適用於任何時刻與地點,而且效果都好得出乎人意料之外。如邊深情凝視他,邊伸舌輕舔上唇。或將中指輕觸芳唇,來回摩娑,好像在品嚐他的手指那般甜蜜。   或靠近他,讓渾圓胸部輕輕觸到他上臂,伸出手以手指滑過他的後頸背,足以在短短時間內使他的快感酥到骨子裡。   兩人獨處同行時,在他耳畔輕輕訴說對他的傾慕或讚美,甚至大膽說出惹火煽情的調情話,當你確定兩人皆有意思更進一步時,包管他立刻興奮起來。   精神醫學家根據多年臨床經驗表示:對於男人來說肉體上的親密接觸往往比在心理上瞭解「被需要」更能增強他的安全感。所以,適時地對伴侶調情,絕對能使戀情綻放出不一樣的火花。   調情能對戀情帶來正面影響,不僅能抓住愛人的注意力,增加你倆的親密度,讓伴侶瞭解不僅他需要你,你也渴慕他的熱情。   如果你生性保守,想藉調情來使已呈疲乏的戀情起死回生卻又無從下手,請記住適時展現柔弱,央求伴侶幫助是第一守則。在伴侶面前表現柔弱、要求幫助,能夠增加彼此的生活情趣。   學習如何賣弄風情也有助於開發性自我,使你克服膽怯的個性,更能享受親密關係。就某方面而言賣弄風情和表演有異曲同工之妙:都能使患者在短暫過程中暫時忘記拘謹的「本我」、久而久之就能使個性有很大改變。   表面上看來,一個勇於開發性自我的女人性感、活潑、在兩性互動中如魚得水,而在生活層面上,她不僅更積極進取,遇上挫折與困難也比較能夠克服。   也許你會因目己沒有傲人的胸圍、窈窕的身材和嫵媚氣質,所以從不覺得你有與男人調情的潛力。其實,一位吸引人的調情者重點並不在於擁有美貌,而是展現自信與專注。專注的眼神與美好的儀態是最有效的調情手段。「細心觀察,體認對方的需要,就是最令人無法抗拒的調情方式。」   就兩性相處來說、坦承自己的性需要,讓伴侶瞭解如何取悅自己,才能讓兩人更快速到感官愉悅的巔峰,是調情的功用所在。「讓調情成為生活的一部分」並不是鼓勵你做一支不甘寂寞的花蝴蝶,而是當你瞭解賣弄風情對於開發性自我、乃至於經營兩性生活的重要性後,自然就會將它內化為個人特色的一部分。積極開發性自我能讓你在兩性關係上無往不利。因為男人永遠不知道下一步你會帶給他們什麼樣的驚喜。

| 12 April, 2012 | 一般 | (5 Reads)
如果你可以看到這篇文章,表示註冊過程已經順利完成。現在你可以開始blogging了!